劉大銘作品節選《多想明天再見面》
  我拿出日曆,仔細端詳著上面的數字,從2011年8月28日到2012年5月13日,我們已經在一起相處了259天。至今,我的腦海裡還能清晰地記起階梯教室開班儀式的細節,好像楊雅婷的聲音還停在那一刻。每個今日難以割捨的感情在那天也都僅僅只是陌生。
  我們班在五樓,樓高得就像一根沒有盡頭的麻花,當我慢慢在樓梯上移動的時候,全身的骨骼都是酸的,這時我想起了我短暫的人生,我就像賣力的黃牛,艱難而賣力地朝最高的頂端爬著。那時候我們班沒有北辰這個塑料牌子,甚至沒有一張寫著十九班的白紙,一切都是零。
  “堅強”是個悲慘的詞語,用了這個詞,代表你已無路可退,只能靠“堅強”活著。常常的幽默與不屑只是在掩飾我內心已經失去的東西。未來常常令我迷茫,但卻時刻提醒自己必須清醒……
  這個暑假過後,也許我不能立刻回來了,那天我接到一個電話,意大利有一家機構表示可以為我進行手術。我高興得幾乎暈厥過去,要知道,在中國不會有任何一個醫生會為我再手術。若可以成功,那些令我深惡痛絕的疼痛感將永遠滾蛋,我將會以全新的姿態百分百去進行學習和生活。
  這個時刻我等得太久,但我始終無法舍下我如此熱愛的集體,這是無以言表的矛盾與痛苦,醫院是受罪的地方,但我卻把去那裡當成一種幸福,我渴望這一刻太久,但我又不忍親手毀了自己的平靜。
  多想明天再見面,這樣我們就可以多見一天;多想明天再見面,這樣我們就可以讓離別晚來一天。
  再見?再見!  (原標題:劉大銘作品節選《多想明天再見面》)
創作者介紹

ss76ssijk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